【原创】《飞行之都》5

被宿敌绑架了,怎么绑的?我主动的 


在听清他们的惊呼后,其实首先让彦仔吃惊的是——那些人怎么知道他们中有羽人的?


因为在此时的状态下,不仅是椋,蓝鸽的翅膀也是完全收回了羽之眼的,所以乍看下,应该是与人类全然无异才对……


起身,椋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旁观着那群人的惊慌,一双眸子眯了起来。


彦仔缩在后面,正有些无措,却见他们那种恐惧的目光在落到自己身上时,竟显得稍微放松下来了几分。



果然还是自己看起来比较惹人亲近吧!


就在他起了自信,在心中暗自做出肯定时,一盆冷水又给他浇了个猝不及防……那队伍中看似领...

🌒《坠入梦境》122 初见

从梦境场醒来,BOBI发现这又是离研究所比较远的一个初始点,多少也有点儿认命了,总之他就是很少能有那种一睁眼就醒在研究所附近的好运。


照例,他先往研究所的方向去。


说来这一路还算顺利,和人口密集的现实不同,梦境场里的北京约等于是个空城。雨后的空气很清新,这样迎着夜风在大马路上肆无忌惮的滑滑板,也是现实里体会不到的爽。


等等,那是……


吸引了他目光的,是六七个男人,嘴上叼着烟,正悠闲地凑在巷口聊着天儿。


研究所已经近在咫尺,但很显然,他们丝毫没有要去配合实验的意思,甚至还有故意拦截在这里,劝退原本要往研...

离谱

我要说的这件事情的前提是,收到了(这条信息) 


挺早之前了,其实我当时没理解,以为是学校实验室的什么课题活动,心想,他们学校怎么可能有一万个人认识我


相信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很傻


直到,我发现了……lof竟然还有这么个功能?(虽然我还是不会用)


[图片]


然后往下翻了翻

[图片]


???

我要掀桌子了

[图片]


*隐藏结局是投票结果,对

*别解锁了


【原创】《飞行之都》4

彦仔没睡太久,却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甬道狭长,行至尽头,是人头攒动的礼堂。他终于得以从那离奇世界的危机中脱逃,却……


“啪。”


台上被投射出一处光点,那是聚光灯所指之处,是众人视线集中的地方。朝着那个方向,他往前,可不管再怎么使劲儿,仍是追不上,够不到。


他在聚光灯外,他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更多努力,更多练习,他从不否认自己心中的渴望,也甘愿为此全力以赴,可那点光仍旧不远不近,好似炙手可得,却又差之千里。脚下的木地板被擦的发亮,在上下颠倒的倒影里,他看到自己,看琴弓脱手落了地……伴着满头大汗...

专门找软件想发文

(当时还做了现在看来有点儿傻的记录)

收到了样刊!

第一次拿到出版的实体,好神奇(嗯不过呢,刊载的只是小短篇,不想大家特地跑去买,所以就不说是哪本杂志啦,就是来分享一下小喜悦嘿嘿)

原文是这篇《来自十年后的情书》 

🌖《坠入梦境》121 夜游故宫

止住滑板,他回过头:“嗯。”


BOBI每天带着一条红色的护额发带在学校四处晃悠,又是滑板不离身,上学放学的路上不是滑着就是扛着,属实是显眼的存在了。况且,就客观来说,学校里跟着他混的也不少,觉得东方禹会不认识他,多少是小看自己了。


不过两人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这是头一回。


东方禹也往这边走了几步,离了装饰着街边店铺的那些彩色的光亮,他整个人的色调也暗了下来。


BOBI自然是没想到这个东方禹竟然是和他遇到了同样的麻烦,所以在听到那句“手机借我用一下可以吗?”之后,有一瞬的错愕。


东方禹的搭话也仅是出于想借手机这一目的...

【原创】《飞行之都》3

声音就落在耳侧,在耳膜震动的刺激下,彦仔的心里也跟着一激灵,结果,手里端着的那本就不剩几滴的水又晃撒了不少。


得,无需回答了,他这个怂到家的反应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我不会告诉他的......”


“真的吗?”椋心不在焉的打了个哈欠,又慢悠悠的张口:“可我刚刚看,你好像是想和他说什么的样子。”


下嘴唇咬的发麻,彦仔憋半天憋出来了一个“我”字,可还没等后面的话跟着挤出来,不远处林叶响动,蓝鸽已经抱着树枝回来了。


这样,他不得不把嘴里的话又咽回肚子,怏怏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压惊般的拿出兜里的羽毛书签放在手...

如果可以,我希望那是一封蓝色的情书吧

(再接上回)是这样的朋友们,明天我就要带着火腿肠出门了,希望我还能碰到它,我妈说要养!!

*注意右划一下有第二张,但是lof官方老师请自觉不要看,蟹蟹

🌗《坠入梦境》120 人造Dreamer


本不该是dreamer的人却呈现出了显然超出普通人能做到的范围,陈铮身体上发生的骇人变化,让这间会议室再次安静了下来。


苏籽似乎在想些什么,手指一下一下,不轻不重的扣着桌面,而相较于在场其他人的神情中那或多或少的迷茫,BOBI的面色则显得格外沉重。


显然,那是知道些什么的表情。


没有放过这个细节,苏籽直视向他,略过那些没必要的迂回字眼,直白道:“讲讲?”


BOBI的目光不自觉投向小白,眸子里掺杂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细碎。


不知道是不是连基地本身也感觉到了屋内冷下来的空气,恒温系统启动的声音在这片安静中显得格外突兀,暖...

【原创】《飞行之都》2

“听说他挺厉害的,你打算怎么动手?有胜算吗?”问出这话的时候,椋是一脸天然无公害的表情,末了,还难掩担心似的补充道:“不然,我们可以帮你啊。”


为什么是“我们”,谁跟你是“我们”啊!


你不要算上我啊!


蓝鸽笑了一下,毫无戒心的说:“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应该没问题的。”


“哦?那你可真厉害啊,可是你看,我们现在这个状况……”


说着,椋叹了口气,把那幅心中为难又不想给蓝鸽添麻烦的模样表现的淋漓尽致。短暂的停顿之后,又生怕不到位似的,刻意伸手按了一下伤口的部位,仿佛真是在强忍疼痛:“嘶……可是,也不知道禁...

他们的冒险与梦

(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感觉,让我来试试)

各位,新坑,懂?

【原创】《飞行之都》 1

蓝鸽全无察觉,只是第一时间把椋扶起来,关心的问:“怎么,还觉得头晕吗?”


就在蓝鸽毫无防备的靠近椋的时候,彦仔一颗心都揪了起来,生怕那位王会不会下什么阴手,怕两个人对峙起来波及到自己。


“哦,现在没事了。”说着,椋看了眼地上的通讯器,带着歉意道:“这......对不起啊。”


你明明一点儿都没觉得对不起!


希望落空,彦仔在心中咆哮,当然也仅限于此,喊出声儿是不可能的。虽然很气人,但看椋似乎并没有要暴露身份的意思,他也算稍稍安下了心。


关于羽族的设定,他之前也听好兄弟阿宽说过,羽族的背脊有羽之眼,平时可以...

救命阿我看到了一个野生的好可爱的动物我保证你们都没看见过我震惊了那个真的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阿它就像是一个会动的毛球你要说它是兔子但它没有耳朵你要说它是猫但它没有尾巴

[图片]


照片直接发正文里了所以这帖不用给我粮票啦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把粮票(只要免费的)给这篇参赛文谢谢你们它现在第12 ❤️

真的是动物!还想给你们录个视频

【原创】《飞行之都》

这篇文风会稍轻松一点,篇幅不长,算是场奇妙的异域冒险吧,希望大家也有像是随着故事旅游了一趟的感觉。

每章会有彩蛋回报大家送的粮票(因此不建议屯文,因为免费粮票会过期,没法长时间攒,所以屯文就白嫖不到全部彩蛋啦——追更万岁!

文字的相遇是灵魂的碰撞,大家的评论留言,我都会看的,飞行之都tag欢迎随意创作,我会去看也会给点点喜欢,推荐。

*不会影响《坠入梦境》 正常更新❤️


序章.


“喂。”


一个凌厉却略显沙哑的声音钻入耳朵,彦仔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几乎奄奄一息的少年。


最重的伤口大概在左肩,箭矢没入,鲜血侵透了...

立冬快乐呀❄️

今天北京下雪啦,快看我捏的大雪球!


那天大概也是这么大的雪吧(点击穿越) 

*彩蛋是无水印原图

是这样,我卡文了

然后刚我妈妈说那这样的话下一章她来更

??

🌘《坠入梦境》119 恶人

原石的能量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承受的,无论是善是恶。


恶之石,顾名思义,聚集了负面能量的原石,况且,他碰的那个还是……


不难推测,这种强度的负面能量一股脑涌进身体,随之而来的会是什么?


失控,暴走,失去自我……按理说,顾琰本身的意念该是被恶之石的力量彻底吞噬的。而他们任何一个人,甚至也许连权曦都没想到,顾琰的信念竟然强到能和那股能量抗衡个不相上下。


但也正因如此,他才久久无法清醒,止不住自损。


那时,一众研究员将顾琰放置在营养液中,试图对他的状态加以调整,却丝毫未见效果——无论权曦怎么刺激恶之石的作...

“救命,我几万字的存稿丢了”

一个小时前,我脑子一片空白,只剩这十个字……存稿对于任何文手来说代表着什么我想都不用我多说,我要记录一下整件事的真实过程。


最近忙着练街舞,昨天夜里12点多排练完打车回家,整个人都迷迷瞪瞪的,等今儿睡个自然醒,下午想码字才起了床,不过,咱们就是说,存稿在u盘里,u盘在包里,所以……


我包呢?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昨天回来太晚,扔在哪里我不记得了,就顺着我有可能的居家行动路线找了鞋柜,沙发,卧室,甚至浴室,哪儿哪儿都没有。


这时已经下午四点,冷静想想:

1.自从昨天夜里回来之后我没出过门。

2.我有昨晚拿着包和水瓶儿跟队友说拜拜的记忆。


所以尽管再觉得小概率,...

《混更》


今天一定要更新,不能再混更了!


对群里读者们的哭喊于心不忍,就这么被强烈的责任感鞭策着打开了Lofter,可尽管前一秒还想着更新,后一秒……还是不自禁划到了主页。


就看一眼,就亿眼(保证)


哇哦!老师们拍的剧本杀综艺到了最后一集了,先点个赞,一会儿吃饭的时候看!等等,图书管理员出了新活动……世界上最短的科幻小说?25个字?


哦!参加要求1000字以内!


12345……169嘿嘿我够了👍


🌖《坠入梦境》118 催眠

“这件事我已经跟上面说过了。”打断了她,孟子诩发现自己的话略显得生硬了,便又缓和着语气在后面补了句:“嗯,不用费心留意了,没事的。”


袖口下的手心里早已出了汗,这件事……其实他并没跟谁提过。


从小到大,孟子诩很少说谎,虽说能掩饰好不外露出来是他的本事,可不管外表有多么平静稳当,他内心的慌乱也是只有自己清楚的。


但如今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不这么说,就难免李知紫会起疑心,又或干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汇报什么……


孟子诩朝李知紫看过去,见她只是在短暂的对视后撇过头把长发往后挽了挽,回应说知道了。


看她并没察觉出异样,孟子诩算是稍稍放下了心,正收回视线的时候...

🌖《坠入梦境》117 暗

“你说什么?你们见到顾琰和陈铮他们一起行动?”


知道他们刚从外面回来有事要开会,怕有自己在的话,这些家伙说话会不方便,BOBI还特意回避了开,独自在基地外的空地呆着,却没想到在中途被特意叫了过来,而当他随着裘雪一路来到会议室,首先被告知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然后,同行的还有……林莫奇?”尽管顾琰和陈铮会同行的事确实令人感到惊讶,但对于BOBI来说,林莫奇的名字竟也会和这两个人搭上勾也同样诡异。毕竟,要说出事之后的这些天他最担心的人,除了K,那就属林莫奇了。


在场的人用沉默代替了回答,BOBI的视线在这些外出回来的人身上转了一圈,还是觉...

🌗《坠入梦境》116 离京

见卢叔一直忙里忙外的照顾,倒了温水又拿水果,顾琰略显局促,跟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手上还挂着那根晃晃荡荡的输液管。


“谢谢卢叔,我感觉已经好多了。”说着,他用空闲的右手故作轻松的拿起水喝了一口,低头时余光又不自觉地往长辈的身上飘了过去。


卢叔的两鬓的头发稍有些泛白,却整理得当,举手投足间的那种绅士气度是已经刻入了骨子里,他笑着回了句“那就好”,便熟稔的从顾琰手里接过水杯,又重新续满。


“……嗯,这种小问题,就不用打扰他了。”稍有犹豫,顾琰还是开了口。


虽然不知祁煜是干嘛去了,但听妹妹说他是半夜临时走的...

一只小螃蟹在西海岸开着跑车,忽然停在了马路中间,下车往人行横道一躺,晒起了太阳。

你站在马路边看到了这一幕,跑过去跟它说:“_____”


.

*和我一起写故事第二弹!(第一弹链接) 

*隐藏结局是我的填空,但是你们写完之前不要去看!不然我怕影响(带跑偏)你们的思路


🌗《坠入梦境》115 扎针

夜里顾琰醒了好几次,额上冒着汗,心里又觉得冷,耳鸣声重的厉害,一晚上翻来覆去的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算睡了,但也硬是坚持熬到了天色蒙蒙亮才掀开被子起了床。


脚沾地面也只觉得一阵的头重脚轻,身形有些晃的拧开卧室门,刚好碰到正迈步下楼的顾希。


“哥?你怎么起这么早?”


顾希听到动静扶着楼梯回过头,对日常赖床的哥哥竟然能醒这么早这件事十分地意外,她甚至揉了揉眼睛怀疑是自己还没清醒,这样,迟了些许的,才注意到了顾琰有些泛着苍白的脸色……


“哥,你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还有点没睡醒。”顾琰说话的时候还刻意放...

如果有一天我投诉了我的读者

[图片]

[图片]


可恶,我是万万没想到

[图片]


1 | 11
© 追木 / Powered by LOFTER